热门未解之谜 一千余项未解之谜介绍

请输入要搜索的内容,例如 金字塔 等

中世纪神秘访客

1491年8月13日,意大利数学家热罗姆·卡丹的父亲法西尤斯·卡丹记下了一次奇遇当我在晚上8时左右做完惯常的礼拜仪式时,有七个人出现在我面前。他们身穿丝绷质地的衣服很像希腊人的那种宽外袍,脚上的鞋子闪闪发亮。他们披着盔甲,盔甲里面落出紫色的衬里,那种灿烂,那种灸丽,无与伦比。其中两人似乎在身份上妥比别的几个高贵一些。模样像是发号施令的那个人,脸上皮色暗红。他们声称自己有40岁了,可是没有一个人看上去会超过30岁。我问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回答说,可以认为他们是由空气构成的人。也会有生有死。他们的寿命要比我们长,能一直活到300岁。在问及灵魂的不朽时,他们的回答是,没有任何事物能在消亡后继续存在。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将他们的知识宝库宣示于人类呢?他们说,有一条特别的法规,在他们将自己的知识泄露给人类时,会使他们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他们和我一起呆了有3个小时。样子像是他们头头的那个人否定上帝造出了永恒的世界。他还说,这个世界时时刻刻都在创造之中,这样,如果上帝泄下劲来时,世界马上就会消亡。法西尤斯·卡丹的这些客人,看来是整个中世纪时期所出现的一系列拜访中最后一批客人了。他们具有这样一些与众不同之处:人类可以与之进行交谈;他们并不以任何方式声称自己是天使;他们没有带来任何宗教启示。相反,他们在态度上倒显得具有现代的理性主义。法西尤斯·卡丹的这些客人甚至否定有不朽的灵魂存在,支持那种宇宙是在不断创造之中的理论。中世纪的炼丹术士和神秘主义者们,显然曾企图将这些访客与《圣经》和犹太人《喀巴拉》经书中提到的多种神明联系起来,但那明显是一种编造出来的神话。事实上看来,曾经有过与“造出来的”生物接触过的事。他们“由空气构成”,卡丹的客人如此说。这些访客强调,要是他们泄露了某些秘密,就会遭致惩罚,这种传说后来一直持续到18世纪。人们会看到,到了这个时候,某些秘密被揭示出来了。在其他地区,人们提到这些生物要比欧洲为迟。对日本和北美印第安人来说,这是18世纪末才有的事。加利福尼亚的印第安人在这个时期曾有对一些类人生物的描述。这些生物闪闪发光,用一根小小的管子便使人动弹不得。印第安人的传说还确切指出,被弄得瘫痪下来的人有种感觉,即好像感到自己是被仙人掌刺猛戳了一阵似的。在苏格兰和爱尔兰,这类出现不知从何时开始便有所提及,一直延续到19世纪,有时到20世纪还有所闻。19世纪时,人们发现了一种奇怪生物的踪迹,人称“蹦蹦脚杰克”。此人在夜间全身发光,能蹦起身来。还会飞,并且试图与人交谈。第一次出现是在1837年11月,这一次的目击情况极为可靠,也极其准确,·另一次是在1838年2月20日。最后一次则发生于1877年。这一次,奇怪的客人冒失地出现在奥尔德肖特练兵场附近。两名哨兵开了枪,而来客则以一道蓝色的火焰反击。火焰散发出臭氧的气味,哨兵都昏了过去。后来人们再也未曾见到这类事。也许,这只是仅存的几个例子。确实,此类现象出现的频率大大低于中世纪。其时人们实际上每年都能发现有闪闪发光的陌生人光临。在所有的记述当中,这些陌生人都与火的概念联系在一起,而那时能最的概念尚未诞生。然而,当人们问及他们的情况时,他们总是千篇一律地回答说,他们既不是生活在火中的蛛顺,也非火所创造出来的东西,而是另一个空间的人类。相当诱人的一个想法是,将伦教大瘟疫期间那一系列奇怪火灾的起因与这些人联系起来。那些火灾突然间便把所有已受到传染的屋子都烧掉了,而且烧的也只是这些屋子,从而遏制了瘟疫的蔓延,使英国人得以免遭灭顶之灾。也许,这是出于善意而进行干预的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同样使人印象深刻的一点是,这些访客不仅与火有关,而且或多或少与所体现出来的力量联系在一起,尤其是使金属质变的那种本领。整个中世纪贯穿有种种传说,甚至是坚定的信念,即不无可能与这些访客签订一些协约。可惜,我们很难理解中世纪的思维心理。法国作家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一书中那位郝麦先生看重理性主义思想。中世纪蒙昧时期的理性主义思想是一种应当摆脱的可笑的东西。中世纪是一个迅速发展的时期,也许比我们现在的发展还要快,然而他们的发展方向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已失去这方面的概念了,但这种概念恐怕又缺少不得,只有这样,才能设身处地地去想像公元1000年或者公元1200年时一个人的思想,也才能理解他对这些访客所持的态度,即在他们看来,这些访客是他们自己生活在其中的世界的一个正常的组成部分。应当注意到,对这些访客不持疑惑之心的中世纪人,基本上是理性主义者。它们与巫术或宗教裁判所没有关系,而后在其他种种奇观怪事中都是当然人物。不能排除,这些访客与罗杰·培根、热罗姆·卡丹或者列奥那多·达·芬奇之间曾经有过接触,并交流了情况。不管怎样,中世纪事实上是肯定地承认,与那些身披闪光盔甲而被人们称之为‘。魔鬼“的生物进行接触,是可以做到的。这里”魔鬼“一词,并不含有我们语言中所具有的邪恶、狠毒等带贬义的内涵。它倒使人想起苏格拉底的那些”魔鬼“们的理性。这些”魔鬼“常与其探讨问题,向他提出建议。热罗姆·卡丹对”魔鬼“的存在似乎做过仔细的思考,甚至还肯定地说曾与他们会过面。他就此而写道:”如同人的智慧高于狗类一样,魔鬼的智慧甚于人。“后来,美国的数学家兼占星家约翰·迪伊,曾详尽地描述过他们的语言和字母表。为了研究这个字母表。他在1562年买下了当时还未正式公布的特里泰姆密码协定的手稿。他用十天时间亲手将手稿抄了一遍。中世纪人所描述的这些”魔鬼“,没有提出什么强权条约,与上帝、鬼怪也毫无关系。他们似乎对人类在自然界原理方面所取得的进步特别感兴趣,并且对可以通过实验来了解宇宙的奥秘这一想法加以鼓励。他们只在一些知识渊博并在一定程度上不会受到被指控为玩弄妖术的人面前出现。故而他们的来访同这种奇事和巫术挂不上号,更不要说和恶毒的妖术有什么关系了。中世纪没有给自己提出这些”魔鬼“来自何处的问题。某些人称其来自地球上某个未知的国度;另一些人所提出的几种想法,则非常接近于我们现在的说法,即科幻小说中所用的”平行宇宙“一词,也就是说,”魔鬼“们来自那些与我们这个宇宙共处的太空。尽管这看上去难以置信,然而人们在中世纪的文献中还是能找到这种假设的,它远比数学家们提出的第四维还要早。路易斯在其三部曲的按语中,对中世纪文献里有关发光的生物和这些生物与各行星的关系开列出不少参考书目。迄今为止。人们尚未考虑从外星拜访这一角度去重新审视中世纪。然而,人们似乎已经发现,有相当多的材料可以从这方面加以阐释,不过,这一工作还未进行。我们应当注意到,在文艺复兴时期,德国的天文学家凯普勒便认为,借助于一位好心愿意帮助他进行研究工作的”魔鬼“把自己送到月亮上去;这是很自然的事。此为其科幻刁锐《催眠》的主题,他认为这是自己最主要的作品。这些发光的”魔鬼’对自然界的原理以及实验很是关注,后者在中世纪还是一种全新的概念。就这种实验的概念而言,我们可以举出罗杰·培根对其巴黎的老师彼埃尔·德·马里斯库所做的一番描绘,这位老师宜称曾遇到过“魔鬼”这是个离群索居的人。他害怕人群,害怕争论。他回进荣番,厌恶吵架。他时玄学艳有强烈的反感。当人们对哲学上的一般概念在进行很出色的探讨时,他却在自己的实脸室里过日于。他熔化金属,配制别体,发明可用到打仗、农业和手工艺上去的器其。然而他并非无知浅薄之人。他拥有希腊、阿拉伯、希伯来和逛勒底的书籍。他致力于炼丹术和医学。这些,他是在学着将自己的一双手用得和他的匆慈一样好。“魔鬼”们试图要加以研究的,正是这种新型的思维活动。他们试图要与之进行接触的,正是这样一种人,而且也只找这些人,这和协议什么的无关。很清楚,这是具有考察性质的使命。在妖术魔法之类的诉讼案中、从来也未曾涉及到这些拜访的事。这些“魔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行他们的调查研究的呢?很久很久了。无疑是在耶稣基督出生之前。诺斯教派的信徒们和圣伊雷内主教以及信奉‘喀巴拉》经书的人一样,认为这些上帝的使者具有三个标志:两层面孔。,闪闪发光的衣服和王冠状的光环。最后一种标志是一种奇特的现象,它与《旧日约》中人们称为的天主光轮有联系。第二种标志是一种环绕着圣约柜的光芒,没有得到宗教奥义传授的人是享受不到看见它的权利的。这种光芒,如同环绕在上帝使者们头上的那种光轮,在得到宗教奥义传授的人的脑海中,是与发端于地球之外的光源和能源联系在一起的。三世纪时的克拉洛斯便曾这样描绘过:“在超越天外的外壳之上,有一股火焰。它广阔无垠,翻腾不已。终古不息。真福者们无法有知,除非至高无上的天主在其宗教教会上做出决断,亲自将其示人。”用20世纪神话学的措词,来解释“魔鬼”们的光芒和发光的衣服,这并非不可。可以设想,所谓“两层面孔”,是一种太空服;“发光的衣服”则是一种强大的防护屏障,它能用荧光或通过激发产生一种光辐射能。但是不应忘了,这里我们是在用一种神话来取代另一种神话,也许,暂且说这是一种以前未曾接触过的奇观怪事,要显得更加谨懊一些。发光的“魔鬼”在公元初期出现过后,又突然从13世纪和14世纪一开始,带着共济会早期的启示冒了出来。正是因了这些“魔鬼”,共济会员们才称自己为“光之子”而他们后来计算年份,不是从基督出生之时算起,却是用的一种“光年”,人们得在公元纪年上再加4000才行。一些或多或少与星际概念有关的看法,开始与这些“魔鬼”联系了起来。1823年。共济会的历史学者乔治·奥利弗写道:“我有充分的理由赞同这一看法,即根据古老的共济会传说,我们所拥有的奥秘的科学,在这个地球创造出来之前就已存在,而且它在别的太阳系间得到了广泛的传播。”故而,可能正是在中世纪才发生了穿着发光衣服的生物大批出现的情况。这些使者随后会见了一些犹太教教士,与之长时间探讨了《喀巴拉》经书、上帝的权威和那个时代的知识与考察等等间题。他们肯定地说,他们认识那些天宇的保护者,但他们自己并不是其中一员。人们看到,这些生物还同时出现在伊斯兰教的僧侣和圣徒身边。人们对他们的描绘始终没有什么不同,而这些生物在态度上也总是表现得具有理性主义。他们谈论几何学,谈论理性的密智,这连上帝本人也要臣服于它。要是我们掌握有圣殿骑士团骑士和易斯玛依派教徒们的文献资料。我们就会对他们了解得更多了。可惜情况不是这样。不过人们肯定,易斯玛依派的教徒和圣殿骑士团的骑士们一样,奉有使命守住一处圣地的大门,而这方圣地绝不是巴勒斯坦。这样一处地方在我们这个时代和我们这个天宇中是没有确定地点的,它属于“个不同于我们地理科学的宗教上的地理学。两位法国人,盖农与享利·科耶。曾特别对此做过研究。在这个间题上,我们同样可以尝试用一种现代的神话学来取代古老的神话。可以不说是什么圣地,而不妨说是有这么一扇门户,它所对着的维并不是人们已知的维;也不妨说,地对的结构要比我们从卫星上看到的那个圆球复杂得多。对这个回球,我们现在的文明对其几乎是深信不疑,有如过去的文明一直认为地球是扁平的一样。大家尽可以这么去想,然而这依然是用一种科幻小说和连环画中的神话来代替一种传统的神话罢了。不能肯定,人们最终是否还得走到这一步上来。总的来说,应当摒弃文学艺术中的那种象征主义。勒内·阿洛写道:”我们可以把这种象征与刻画在赫尔歇斯神杖上的那两条蛇放到一起进行研究。这些蛇是毁灭和创造两种权威的标志,即是说,它们象征着对同一场圣火可以从两方面去做解答的能力。“说得很好,但我们难道就不可以也这样说,赫尔肚斯神杖所象征的,是脱氧核糖核酸中的双螺旋吗?我们最好是承认;在这个世界上,是有些奇观怪事,它们不仅仅是出于对大自然盲目的活动或是人类故意的行为。接下来,最好是对这些奇观怪事加以研究,当然要带着先人之见。但不要硬说我们的意见是那些陌生的主人所作的启示,或者说手稿什么的是来自各种地图上都不存在的某个西藏寺院;也不要将这种先人之见作为一种受到信仰的真理提出来。对那些发光的”魔鬼“的起源和构成等问题,以上不是以一种绝对的权威来阐述意见的。这里只想简单地说,在目前看来,这是一些被派来进行调查的人员,派出者是能够随意点嫩或熄灭恒星的生物。也许,这些调查人员就是他们所创造出来的。他们直接的起源可能就在地球本身,不过是在一个地球仪或地图上很难找出位置的地方。尽管它们在中世纪巳多次露面,然而到了文艺复兴时期,他们还在进行活动。他们拜访了卡丹,以及可说是其同时代人的波塔(公元1537年一1615年)。后者后来独力撰写过一部知识全书(大自然之魔力》,在1584年问世。作者自己在书中宜称,他试图在实验研究中融合进他从某一个自然来源所得到的知识,书名即由此而来。波塔是第一个对各种透镜加以系统研究的人,还首先描述过望远镜,并曾预言会出现摄影术。故而他在科学史上理所当然地占有一席之地。不过在使我们感兴趣的领域里,人们对他的研究却不多。意大利的伊斯特红衣主教。热衷于自己的研究工作,于1700年建立了一个组织。该组织在他家里聚会,其名称也很有意思,叫”奥秘学会“。很多人可从中看出,这是最初的科学院组织了。可以认为,这是个民间机构,它联系着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不明来历者以及前面曾多次提到过的”隐身社“。让我们顺便看一看17世纪德国的蔷薇十字会吧,它的那些文件材料中,经常提及”魔鬼“和”魔鬼“留给他们的长明灯。在现在看来,弗尔卡奈利是不无道理的。他写道:”拥有这种头衔的门徒兼传送者们,只不过是以知识和他们的研究工作的成就为纽带而结成的兄弟罢了。没有任何誓言来约束他们,没有任何地位上的因素将他们联系在一起。除了可以自由加以接受和自愿加以遵守的那种人们难以理解的纪律而外,没有任何规矩来影响他们的自由意志……他们过去是,现在还是一些离群索居的人,是散居在世界各地的工作者,是’四海为家‘—按该词最狭义的解释—的研究人员。由于这些门徒不承认任何品级,故而蔷薇十字会不是一种等级或阶级,而只是对他们秘密研究工作的一种认可,即对’经验‘的确认。这种’经验‘是一种积极的认识,因为一种强烈的信仰而得以被揭示出它的存在……拥有这种头衔的人之间,除了在因为取得真经而被确认下来的科学真理方面有所联系之外,始终未曾有过其他的联系。如果说,蔷薇十字会的会员们通过取得发现、进行研究和掌握科学而结成了兄弟—通过其行动和着作所结成的兄弟,那么这是出于哲学概念的需要,这种概念认为,一切个人都是同一个人类大家庭的成员。由此,绝不能相信茜薇十字会是一个结构完善的组织,还有支部或者基层单位什么的。应该相信的是,在一些自由的研究者之间有过会晤。他们中某些人曾受到“魔鬼”的造访,有许多人便因此而拥有令人惊诧的知识。人们也就可以想一想,17世纪法国哲学家西拉诺·德·贝热拉克,是根据什么描绘出一种多级火箭或者一种无线电接收机来的了!原因就在于,尽管“魔鬼”们并不扩散自己的知识,但他们有可能是将知识在一个个的研究者之间进行传递。甚至有可能,他们使任何宗教裁判所都鞭长莫及,保持有一个知识中心,将手稿资料等保存在那里。在中世纪的犹太秘传学说中,可以见到有这方面的一些概念。公元1000年一1500年间极为活跃的这些生物,渐渐地完全消失了,因为在17世纪人们几乎碰不到他们,而到了18世纪则根本无影无踪。后来同样如此,除了歌德产生的那种奇怪的幻觉,而这是在他病重时的事。“魔鬼”们留下了“些奇怪的东西。例如,圣殿骑士团的骑士们在其效忠书中所提到的那个金属球。看来,这球当时不仅能发出光来,还能发出迄今仍未弄明白的辐射。在塞浦路斯,据称该球曾毁灭了好几个城市和好多座城堡。当人们将它扔到海里去时、立刻掀起一场暴风雨,而且此后这个地区就再也不见鱼类了。

本文来源: https://mimi.hao86.com/view_9b9e0643ac9b9e06 /

以上内容是否解决了你的问题:
  • 是,已经解决。
  • 否,尚未解决。
非常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解决该问题。
太简单,不清楚
太复杂,看不懂
不是我要的答案
其他问题
还能输入140个字 提交
地理的其他未解之谜

hao86网未解之谜为您带来中世纪神秘访客谜团,中世纪神秘访客未解之谜,希望您会喜欢

https://mimi.hao86.com/view_9b9e0643ac9b9e06/

合作QQ:564591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取消